您好,歡迎來到商道網

日化資訊

Purchasing information

海南七星彩app下载 > 日化 > 最新信息

美緹公司因逃稅被???億元,創始人判刑13年,曾是國內最大進口香水代理商

       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近日公布了一樁高端香水走私案的一審判決書。北京美緹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緹公司)逃避海關監管,3年內在131票貨物中低報價格走私進口香水,偷逃應繳稅額共計人民幣5715萬余元。一審判處北京美緹商貿有限公司罰金人民幣2億元;判處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張玫有期徒刑13年。

       美緹公司號稱國內最大香水代理商之一,該公司代理的高端香水品牌最多達40余個,包括Chloé(蔻依)、Bulgari(寶格麗)、Salvatore Ferragamo(菲拉格慕)等,最盛時期占有國內高端香水市場70%的份額。

       一個國內進口香水代理巨頭公司,是如何淪落到如今的“階下囚”境地呢?

       從一審公布的判決書來看,2013年3月至2016年4月,被告單位北京美緹商貿有限公司作為分銷商向寶格麗愛爾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格麗公司)、菲拉格慕香水公司(以下簡稱菲拉格慕公司)采購寶格麗、菲拉格慕品牌香水等產品,并將貨物自意大利共和國運至中國香港。

       期間,經作為美緹公司執行董事、被告單位北京亞信華泰商貿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信華泰公司)實際出資控制人和香港PEAKSTAR公司董事長的被告人張玫決定,美緹公司、亞信華泰公司以從香港PEAKSTAR公司采購寶格麗、菲拉格慕品牌香水的名義,由時任亞信華泰公司營運總監的被告人史春光組織實施進口行為。

       并且安排時任亞信華泰公司進口助理的被告人張某制作并使用香港PEAKSTAR公司給亞信華泰公司開具的發票等報關單證,以低報價格的方式將事先運抵香港的寶格麗、菲拉格慕品牌香水向北京海關申報進口。

       被告人史春光曾供述稱,亞信華泰公司進口貨物的報關價格是向外商采購貨物真實價格的55%到60%之間。涉及131票貨物,經計核,偷逃應繳稅額共計人民幣57158613.71元。

早有預兆的“洗單”

       早在2016年4月,北京海關就在實地稽查中發現,美緹公司從海外廠商購入香水后,并未直接進口到內地銷售,而是通過委托物流企業在香港中轉,再以物流公司名義向內地另一家公司發貨。這引起了海關的注意,為何不直接將香水運到境內銷售,還要舍近求遠繞道香港轉關進口呢?會不會是“洗單”?

       所謂“洗單”,是指走私分子與境外不法中轉商勾結,在貨物轉口進境時,由中轉商隱匿原始單證,以中轉商的名義開具虛假單證提供給走私分子在國內報關時使用。

       在懷疑美緹公司“香港洗單”后,海關開始調查。最終海關發現,美緹公司從歐美廠商購買的香水發到香港后,由香港一家貿易公司委托當地物流公司將貨物重新拆單組貨,再賣給北京的經銷商,但報關的價格竟然只有實際價格的二分之一。

       在2017年1月,北京海關宣布經過近8個月偵辦,最終破獲一起走私進口香水案,抓捕犯罪嫌疑人3名,扣押非法所得人民幣4400余萬元。

       當時業界就有聲音稱這次案件指向美緹公司,美緹官網www.adechina.com無法顯示,該公司在新浪的官方微博停更于2016年1月1日,而美緹網上旗艦店的微博早在2013年11月8日就停止更新了,其天貓旗艦店的鏈接也顯示“沒有找到相應的店鋪信息”。

曾是國內最大進口化妝品代理商之一

       美緹曾是與香港穎通、北京恒城齊名的高端進口化妝品代理商,成立于1997年,主要經營香水、護膚、彩妝和護發四大品類。擁有多個國際知名香水品牌的中國(大陸)獨家代理權,如Chloé、 Marc Jacobs、Bvlgari、Lolita Lempicka、Calvin Klein、Davidoff、Hugo Boss、Salvatore Ferragamo、Ferrari、Tous等。



       其中,香水主要與全球最大的香水集團科蒂合作,而來自臺灣地區的寵愛之名則是其唯一經營的非歐美系進口品牌。

       資料顯示,百貨店為美緹的主要銷售渠道,其在北京、上海、廣州、成都、重慶在內的16個一二線城市的百貨商場設有多個品牌的直營柜臺。除此之外,美緹在絲芙蘭、莎莎、機場免稅店也有不同品牌的布局。

       《新電商法》今年1月1日正式實施,國家鼓勵跨境電商發展的同時,也對跨境貿易做了詳細的規定,特別是稅務方面。比如去年11月,一淘寶女裝店主因未履行相應報關手續,被認定走私價值1000余萬元服飾,逃稅300余萬元,終審被判刑10年,處???50萬元。

       可以預見,未來在跨境電商稅務方面將會更加嚴格。

微信掃碼支付完成后,點此文章自動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