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商道網

金融資訊

Purchasing information

海南七星彩app下载 > 金融 > 國內財經

中國經濟增速下臺階不代表經濟不好

  今年金融領域的頂層設計新思路,是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對于這一金融頂層新思路所涉及的熱門話題,《紅周刊》特邀銀河證券前首席經濟學家左小蕾進行解讀。在她看來,頂層設計的諸多想法想要真正落實,需要不斷進行規則細化,監管層在推動改革的過程中,需提前考慮清楚一些問題。

  《紅周刊》: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并提出“要積極開發個性化、差異化、定制化金融產品”。請問未來哪一類新的金融產品將會出現,與現有的金融產品有何本質區別?

  左小蕾:我們的金融太長時間是脫實向虛的,要做重要的結構性調整,就要回歸它的本能,也就是金融應該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這是重大結構調整的前提。至于開發什么樣的金融產品應該由市場來決定,而監管部門只能進行引導。

  現在存在很多不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金融產品,那么,金融結構性改革就要向正確的方向引導,比如銀行給中小企業貸款的各種普惠式金融產品。當然一提到為中小企業貸款,就有另一個結構性的問題要考慮,就是發展和風險控制要平衡。因此,新的金融產品與過去相比應該會有兩個區別,第一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第二應該是平衡風險和收益。

  這需要各金融機構對此進行理解,要不然還是會炒作概念而沒有實質改變。所以金融結構性調整是不是能夠按照頂層設計的那樣解決脫實向虛的問題,推出為實體經濟服務的平衡風險與收益的金融產品,這對金融機構會真正形成挑戰。

  《紅周刊》:從金融去杠桿到金融供給側改革,要“構建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銀行體系”的提法對銀行業的影響體現在哪些方面?

  左小蕾:現在主要是國有大銀行在主導中國的銀行體系,中小企業貸款難貸款貴的問題與銀行體制有很大關系。現在提出構建多層次的銀行體系可以有各種辦法,比如讓現有大銀行提供多層次的服務,對現在的銀行體系設置比較嚴格的政策性引導或約束性措施。另外,也可以給更多中小銀行發放牌照,特別是一些地區性銀行,它們更加了解當地情況,同時有利于風險控制。不過,需要注意建立更多銀行之后,要避免傳統的銀行要做大做強的思維。

  如果允許建立更多中小銀行,就一定要有相應的措施,規范它們不要盲目建網點,建立中小銀行的目的就是為了對當地情況有更深入的了解,然后借助這種了解來防范風險。

  《紅周刊》:“要注意在穩增長的基礎上防風險,強化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的逆周期調節作用,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堅持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范化解風險?!蹦敲?,逆周期調節手段會有哪些?

  左小蕾:如果經濟形勢好的話,就少發貨幣,財政政策就稍微緊縮一點,如果經濟不好就多發一點貨幣,財政政策就多一點赤字,這是逆周期調節最簡單的思路。

  怎么判斷現在中國經濟處在哪個周期的波動區間呢?經濟發展會面臨很多不確定性,我們的判斷不能太籠統。現在說到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就好像應該逆周期,就要讓經濟增長反彈,我并不同意。中國經濟增長從兩位數變成一位數,這是經濟發展的自然規律。隨著經濟規模越來越大、基數變大,經濟潛在增長速度一定會下降,要把觀念調整到高質量增長上來。

  另外,過去經濟高速增長過程中,更多的是依靠短期的資本、土地、人力資源的投入,而現在我們要進入技術進步推動經濟長期可持續增長的階段,這中間會有一個轉換過程,也就意味著過去的增長驅動力在減弱,現在新的驅動力還沒有很快填補那一部分,經濟增速就可能下來。這時最重要的是要解決怎樣讓驅動力轉換加速的問題,而不是“大水漫灌”。

  《紅周刊》:“完善資本市場基礎性制度,把好市場入口和市場出口兩道關”,這樣的提法具體會體現在哪些方面?

  左小蕾:拿市場入口和出口來講,前者主要是IPO,后者則是退市。就退市而言,我們并沒有很好地執行;如果不把出口通道打通,變成一個重要的制度性安排,市場永遠都理不順。

  再拿IPO來說,公司上市的目的本來是想通過融資做大做強,但是很多公司上市前過分包裝,甚至欺騙投資者。而只要新股發行,投資人就會去認購炒作,新股也無一例外都會大幅上漲。各利益群體會從自身立場發表影響決策層的觀點,周而復始,IPO暫停、重啟成為常態,最后變成了一種調控工具。這種情況下,把好市場入口和出口兩道關就很重要。

  監管層要理順制度,就需要想清楚,到底是誰在設計這些制度,這些制度的問題到底出在什么地方,所以還有很多方面需要進行細化。比如,地方政府什么該管什么不該管,上市公司前三年業績倒推的方法是否合適,IPO注冊制具體又是什么等等,真正做到依法治市。

(文章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微信掃碼支付完成后,點此文章自動刪除